事件

株洲市公安局部分领导涉嫌接受诈骗犯罪团伙的利益输送,提供权利

  2017年4月12日蔡xx和唐xx代表16位被南京石化和会员湖南中晟弘泰石油化工贸易有限公司以现货原油为名实为非法期货诈骗案,到天元公安分局进行报案。同年5月11日天元公安分局给不予立案书,2018年1月24日天元检察院受理了我们申诉。2018年3月23日天元区检察院控告申诉检查科根据天元公安分局不予立案三条理由也给不予立案书。其一、“南京石化公司和中晟弘泰公司相关注册登记信息经营范围以及会员单位等都是真实合法有效的”。南京石化是有省金融办批文,但没有按照批文要求不得违反37/38号文规定的非法期货业务。事实上南京石化采取类似期货的交易模式,交易方式为集合竞价、连续竞价、做市商等,交易制度包括标准化合约、无实物交割,每日无负债结算、强行平仓等,采用的T+0交易方式,周一至周五全天22小时交易,即买即卖,还采用杠杆保证金制度,严重违反《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国发【2011】38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12】37号)、其二、“投资人在南京石化公司交易平台上进行交易时,具体操作行为由本人操作,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对交易平台进行具体管理,交易的资金也是由江苏交易场所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作为第三方进行结算”。南京石化平台使用央视暴光的金网安泰交易软件可以篡改后台数据或者注入虚拟资金拉升大盘,让交易过程中客户与中晟弘泰会员单位对赌,会员单位亏损的钱即客户盈利,会员单位赚取的钱即客户的亏损,会员单位跟代理商或者业务员、喊单老师签订所谓的居间协议约定:代理商或者业务员、喊单老师一边诱骗投资者频繁买卖以赚取巨额手续费,一边违法违规与投资者进行对赌交易,使投资者蒙受巨额亏损,而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对交易平台的违规违法视而不见,更谈不上所谓具体管理。其三、“南京石化公司在调查回复函中,并未发现中晟弘泰公司存在违反相关规定的行为,唐xx、蔡xx等人在侦察后期也告知公安机关,因自身错误的将投资实际亏损金额与交易手续费用混同,而引发误会”。更是无稽之谈,首先我们从来没有说过这样鬼话,我们始终认为是被诈骗了,而提交撤诉书是因为我们不断向有关部门投诉特别是我们在维权中发现了株洲市公安局长李晓葵和株洲天元经侦王队长朱队长渉嫌接受诈骗犯罪团伙的利益输送,提供权利寻租,对受害人的报案推诿敷衍,庸政懒政,失职渎职不作为行为,我们在网上发贴惊吓了这群骗子以及保护伞,于是中晟弘泰公司实际控制人陈电文聘请株洲正水法律咨询有限公司周志平律师和我们进行多次谈判,最后同意分三次给我们被骗金额的九成,条件是:“要看到不在群里发东西,不在各相关部门去跑,你们有的人还报了案的,该撤诉的要撤诉,这个有个时间段,我们还要看网上的东西都消除了才能把这个钱转给你”于是我们向中国证监会、南京金融办、株洲市天元公安分局、福州市仓山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反诈骗中队递交了撤诉书。同时也解散了qq、微信群。然而骗子陈电文没有诚信拒付剩余的二成金额,再次欺骗了我们。我们只好再次向有关部门投诉发帖。天元公安分局李警官分别给我们打电话说市局很重视我们这个案件,决定重新审理由市刑侦支队做笔录审查,让我们带上证据资料去株洲,我当时在电话中就举报陈电文涉黑的事实,李警官表示到株洲会派车接, 没有办法去的人可以写委托书。大家准备好证据和委托书,收到了40名中晟泓泰的被骗人员,总计被骗金额1400多万。分别从福州、河北、鞍山、南京、上海、浙江购买去株洲的机票高铁动车票。
  ,2018年3月30日我们到了株洲打电话给李警官请求派车接,就被拒绝,到了市局并不是李警官所说的进行报案由市刑侦支队做笔录重新审理,而是由天元分局经侦付队长朱谷良和市局经侦支队周队长向我们7位代表表示“南京石化交易所是经过政府金融办批准合法单位,湖南中晟泓泰是它的会员单位,告诉我们不予立案……”。因此我们感觉株洲市公安局欺骗了我们。因为株洲市公安局天元分局不予立案书早在去年5月11日就发给了我们,我们也曾向株洲市12345和有关部门进行了多次投诉,株洲市公安局天元分局于2018年2月5日给了我们不受理信访事项告知书。2018年3月23日株洲市天元区检察院也发给我们不予立案答复函,我们本应该是向株洲市检察院进行层层申诉。可是李警官究竟是为什么釆用欺骗卑鄙钓鱼执法手段让我们千里迢迢来到株洲市公安局,根本没有做报案应该办理的任何手续,对我们提供证据以及有关文件和委托书也不闻不问,最后我们请求周队长花点时间看看国家对于金融诈骗的相关文件才收下(看与不看只有良心知道)。实际上这次真正目的就是告诉我们‘不要在网上发贴了,没有事实的发帖要负法律责任的’。欺骗我们用了2万元车旅费的冤枉钱,使我们更加确认株洲市公安局部分领导涉嫌接受诈骗犯罪团伙的利益输送,提供权利寻租,失职渎职不作为行为。更加激发我们上网发帖的勇气和毅力,我们会以铁的事实确凿证据发出百姓呼声。习主席说;“党面临的最大风险和挑战是来自党内的腐败和不正之风。权力寻租,体制外和体制内挂钩,形成利益集团,挑战党的领导”。
  南京石化和会员湖南中晟弘泰石油化工贸易有限公司受害者代表蔡华平等人2018年4月21日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